“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原创

互联网的寒冬已至,当大龄程序员抓住上岸的稻草,他的生活会如预期的美好吗

01 我要逃离互联网

曾经有一个年轻人,他选择成为一名猎人,经常背着弓,拿着剑,在山下的森林捕杀野兽。森林是个物竞天择的狩猎场,自己的口粮要靠自己争取。这种生活虽然忙碌而辛苦,但也有丰厚的收获。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森林里的野兽越来越少,而新的猎人不断涌入,年老力衰的猎人因打不到猎物而饿倒在路边,他突然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担忧:这样的厮杀他还能坚持多久?

他听从了家人的建议,上山,剃发,念经。这里有吃不完的青菜和白粥,也有念不完的经文,他只需念经就有饭吃了。日子渐久,猎人的肌肉慢慢软化,紧绷的神经不再敏锐,淡得没味的舌头总是蠢蠢欲动。

他也偶尔会站在山头,望望山下的森林,陷入迷茫,“生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其实我们的职场也遵从这样的生存法则。

2021年8月16日上午10点,位于北京东三环的铭德大厦四楼,教培公司新未来正人声鼎沸,原本忙碌而有序的上午乱成一锅粥。公司高层刚公布了一批裁员名单,HR抱着文件在人群中急走,部门主管和不愿离开的人沟通补偿,人们陷入纷杂的议论之中,都没了做事的心思。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随着7月双减文件的落地,公司就陷入了恐慌之中。对于公司的未来,大家虽然心知肚明,但始终不愿相信,直到公司定完名额,宣布裁员名单,大家才彻底死了心。3000多人的部门一下子裁到50人以内,变成了单人单岗,甚至绝户。许多人被迫离职,完全没有准备,打包东西时机械又迷惘。

看着同事们或愤怒或茫然的表情,老李显得十分淡定,他毫不犹豫地领取了N+1,气定神闲地打包好自己的东西。

一周后,老李坐在了一家大型国企的IT技术部工位上。

这场逃离互联网的计划,老李已经提前运作了一年了,现在他上了岸,有了编制,后半生又被稳稳地接起来了。

但在老李35岁之前,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要这样做。

02 跳槽从一座围城到另一座围城

老李原本是一名资深的数据分析工程师,在他十五六年的程序生涯中,有过六次跳槽。这六次跳槽,按他自己的理解,每次都“有理有据”。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2005年,年轻的老李大学毕业,入职了一家企业邮箱领域的互联网公司,成为了一名程序员。老李戏嘲这是一份低级得不能再低级的基础工作,选择它是因为自己本不是计算机专业,技术还不过关,他就将这份工作作为自己的社会大学,先努力学习本领。

付出总会获得收获,经过了持续刻苦的努力,老李的技术水平一日千里,但是他的工作依然是最基础的低级工作,薪资也依然很低,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跳出了这个“新手村”。

老李的第二家公司是一家传统行业的巨头,在互联网的大潮下,正面临数字化的转型。老李成为了这家公司的第一批信息技术人员,老李庆幸他终于可以一展自己的抱负了。三年后,在老李和他的小伙伴们共同努力下,这家公司终于看到了上市的曙光。

在公司业务越做越大时,人也越来越多,相应的,公司的环境也变复杂了。山头突起,党派林立,内斗成了家常便饭,各部门之间抢人抢资源和互相甩锅成为了老李所头痛的事情。老李认为传统公司一旦做大,办公室内斗或许就是日常,不擅长办此道的他直接放弃股票期权,果断弃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中国的职场中,办公室政治是个无法避免的话题。如果想改变办公室政治,那只能站在办公室的顶端掌控一切,所以很多人选择了创业,营造自己的办公室环境。

2014年随着李克强总理“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号召,中国互联网创业浪潮的大幕缓缓拉开,大量资本涌入市场,其中p2p经济的野蛮增长最为明显。截止2014年12月30日,全国p2p网贷平台共2358家,成交额3283.64亿元,较2013年增长267.90%,这个凶猛的势头还在上涨。这时已是大型互联网公司技术骨干的老李,看到大量的技术人员涌入p2p行业,他也嗅到了这一商机。他接受了一家农业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邀请,成为了技术合伙人,开启了他的创业之路。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因为投资方是一家传统行业的龙头公司,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弊端,如可怕的洗脑文化。公司会强制员工早上八点唱歌,作为高层管理者的老李虽然可以免遭劫难,但看到这一幕依然会如坐针毡,老李将这种氛围戏称为早些年的“街边理发店”。最让老李不能接受的是投资方对技术合伙人的限制,“只能做技术支持,不能接触业务线的任何东西。”于是在创业的两年里,老李身心俱疲,最后又收拾心情,重回打工人的行列。

如果说2021年是教培行业的末路之难,那2017年应该是教培行业的开端之战。这一年,中国的在线教育正式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黄金期,资本入场,大量的教培公司开始发展自己的在线教育。一向对市场敏感的老李又一次嗅到了机会,于是这一次他选择了中国教培公司中的巨头新未来,成为了IT部门的一名中层领导。在这里他终于有了自主性,从0到1成功架构了一套运转体系,将自动化的想法全部落地。回忆十几年的工作生涯,这是老李最自豪的项目,他从大厂中的螺丝钉转变成了一名真正的架构师。

但就像前文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办公室内斗是中国职场的常态,它不会放过已经身为中层的老李,而技术人员最不擅长的恰恰就是“政治”

一场人事变动、“高层”洗牌的腥风血雨在公司展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新的高层将他的团队一一安插在公司的各个部门,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老将们被一一逼走,公司的风气开始转向。老李虽然仍能守住自己的位置,但因为没有任何根基派系,每天的工作日益煎熬。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不等双减裁了老李,老李已经先把自己从公司除员了。在今年八月份的裁员计划里,老李顺势将自己报了上去。

凛冬将至,互联网当前的形式本身也不容乐观。双减就是“互联网寒冬”的一个显性征兆,除了教培机构的大量裁员,各大互联网公司也接二连三地嚷嚷着“去肥增瘦”,裁员的消息在互联网圈蔓延,将打工人的焦虑推到了顶点。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网上截取的各大厂裁员新闻

无论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基层员工,还是资深望重的中高层,谁也不能安稳度日,只要业务线不能挣到足够的钱就要优化。老李清楚互联网的红利期已过,过去那种无序扩张将不复存在,互联网的未来会变得很“微妙”。

现在,应该是“逃离“互联网的时候了。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03 “体制”不是理想的彼岸

过去的十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最快的十年,也是野蛮生长的十年。野蛮生长的后果是互联网经济的泡沫太过严重,资本入场让整个世界陷入虚假繁荣。当资本浪潮褪去,泡沫消散,互联网寒冬降临,职场安全成为了广大互联网人要思考的首要问题,而进入体制就成为打工人的最优选择。对市场高度敏感的老李怎能错过这个机会,于是老李光荣地成为国字头企业的一名员工。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虽然对体制内的生活有所耳闻,但真正进入体系还是不一样的,体制内外是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就像两套系统不能兼容。

早上九点上班,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晚上五点下班是老李日常工作的真实写照,拿老李自己的话来说,“一天就是玩,干坐着,工作的压力一下子减小了。”作为公司的技术权威,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看一下公司的服务器的运转,提提意见,如果运转出现了问题,去找外包解决就行,他的大多数技术基本用不上了。作为一名技术人员,日常工作却脱离了技术,这肯定是一件恐慌的事情。生活仿佛一下子调成了慢电影,并被复制粘贴了一百遍。一段时间后,他逐渐陷入了巨大的困惑中,这样的生活让他更加无所适从。

老李最讨厌各种条条框框,而体制内的生活就是“不自由“的代名词。如果互联网是发散型思维,以目标为导向,那体制内就是偏向制度,以规则为导向。面临一个问题,在互联网企业可以采用各种方法去解决,在体制内则必须按照审批流程走。

但最让老李难以接受的还是薪资的断崖式下降。在进入体制前,老李对体制内的薪资有一定的了解,但因为是外聘的技术专家,他想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差。直到真正评了级,看到第一个月的薪资到账,老李崩溃了,薪资下降了至少三分之二。国企虽然有各种补贴,却是按一年或半年才报销一次,不能立刻体现出这个好处,员工不得不先倒贴。这样的薪资待遇,对于一直大手大脚的老李来说,接受是需要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的。老李苦笑着说,“以前我每周都和朋友聚餐,现在变成每个月聚餐了。”诚然,好的生活品质是需要一定的经济支撑的。

“程序员正在逃离互联网”

对于薪资,老李说:“唯一的好处是可以预见退休时会比在私企好,因为现在的工资就是退休的工资。但现在离退休毕竟还有三十几年呢。”市场经济的不景气,让老李对到手的薪资深感焦虑,毕竟钱到手上才是实际的。在经济面前,没有绝对的安全感,当无法保障自己的生活品质时,稳定无从谈起。

涨薪是每个打工人最朴素的期望,但在体制内的,涨薪是有一套自己的规则的。每个人的薪资都是可计算的,它和工作能力无关,和工作年限、级别有关。比起技术水平,喝酒、搞好关系或许更重要。不擅长此道的老李唯有努力考证,提高职称,才能提高工资。

体制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拼命想进去,城里的人却未必呆得舒服。上岸并没有解决老李的根本问题,而是转移了问题,从危机焦虑变成薪资焦虑。在世间,本就是各人下雪,各人有各人的隐晦与皎洁。

当然,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法限制的是人的思想。对于未来,老李或许会增加副业来让收入多元,也或许,老李会在经济变局中等待机遇,在下一个风口创业。

 


老李问答实录部分(彩蛋篇)

码客人生:你成为程序员的契机是什么?

老李:因为喜欢。我是自学的计算机,初中我就有第一台计算机了。当时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学习资源,我就自己捣鼓。曾经在高三到大一阶段做过“散客”,是全国第一批做FLAC动画的人。

码客人生:你经历过办公室内斗是怎样的情形?

老李:公司空降的CTO将他的直系纷纷安插在各个部门上,将以前的“老人”都挤走了。我虽然没有被挤走,但一直是他们的“眼中钉”,他们会无缘无故地给我绩效打B,奖金能扣就扣。我们和高层反映过这些问题,但没有得到重视,我就想这个公司已经烂到根上了,该离开了。

码客人生:你如何看待互联网的未来呢?

老李:互联网经济离不开实体经济,但现在它的泡沫太严重了,把实体经济都压垮了,这肯定是不行的。没有实体经济作为基础,互联网的产品从哪来。从腾讯的APP全部无法更新就可以看到,国家的政策在“收”。所以互联网的未来很微妙,将来一定是国进民退的。

码客人生:你选择离开互联网,进入体制内的原因是什么?

老李:一方面是家里人不希望我在外面继续漂,希望我能稳定下来,另一方面是互联网确实不稳定,可以说这是最活跃最有危机感的行业。现在年龄大了,精力也没年轻时那么足,你确实得为未来二三十年做规划。国字头还是最稳的。

码客人生:你现在下班后的生活是怎样的?

老李:每天下班后就陪孩子运动、学习,周末就带孩子去城外玩,现在的生活确实挺惬意的。以前在互联网的时候,我下班也能陪孩子,只不过去哪都要带笔记本。现在下班我碰都不碰电脑,看到就烦。

码客人生:你进入体制后,是否有安全感,体现在哪里?

老李:我觉得体制内的福利不错吧,各种吃喝穿用公司都会发,质量也很好,发的东西堆在家里都吃不完。生活起居都能解决,我们有食堂,还有免费的咖啡和饮料,像企业年金、各种医疗交通补贴都有。我以前血糖出现过异常,不能申请大病医疗,但现在就可以申请大病统筹了。

码客人生:你不喜欢国企的什么地方呢?

老李:不喜欢不自由的感觉吧。原来我在公司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管我,我早上有事,只要把事情交代好就可以走了,在这里不行。还有做事的风格也不适用了,我原来可以在办公室大呼小叫,现在也绝对不可以。原来我写东西可以很技术范,用很标准的技术语言去描述它,现在也不行。以前如果认为领导哪里出现问题,你可以提出异议,或者不干,现在也不行。还有原先可以穿短裤、运动裤,现在必须穿西装。

码客人生:你如果重新选择的话,会如何选择自己的职业发展道路?

老李:我觉得当公务员是很好的一条路,让我重新选择的话,可能会去考公吧。但如果选择出来的话,我绝对不会再选择去做技术,我会选择做市场、销售等,因为我觉得技术这条路是越走越窄的。

来源:至顶网码客人生频道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2022

05/25

15:58

分享

点赞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