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被裁了两次,我决定再也不干外包了 原创

「 三个月失业两次,丹丹说她仿佛刚游上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被踹了下去。」

▋ 被裁了

2022年7月,西安在烈日的炙烤中像蒸笼一样闷热难当,丹丹坐在人事的办公室里,却感到一股寒意,因为人事正在和她说去留的问题。受到疫情影响,公司资金紧张,需要释放一批员工,她不幸是其中之一。

其实丹丹本不该出现在裁员名单上,她在这家公司做了四年前端开发,一般来说不裁老员工,裁新人,但丹丹是例外,因为她的领导升职了,同事转岗了,所在的项目结束了,于是公司调整人员架构时发现她“多余”了。

丹丹所在公司是一家外包公司,外包公司辞退员工一般没有赔偿。人事和丹丹谈判时也会避开辞退的字眼,表示公司这个月还会帮她寻找合适的项目,也希望她去外面看看机会,给她下一道隐晦的逐客令。

公司没有食言,陆陆续续给丹丹找了两个大厂的外包项目,只不过难度远超她的能力范围,不出意外丹丹根本不可能通过技术面试。没有合适的项目,丹丹就要继续留在资源池等待,期间只能领取基本工资,从一万三骤降到一千多。人事好言相劝,公司已经帮她找了项目,但她自身的技术水平无法胜任公司的要求,与其拿着这点工资耗着,不如去外面早做打算。

丹丹每天会被人事点名两三次,不许看电脑、玩手机,一举一动都在监控范围下,实在无事可做时就给她一本软件书……

丹丹被这些软硬兼施的手段逼退了。

丹丹第一次被裁员,填写的辞职申请审批表

重新杀入市场,惨烈的程度有些超出她的想象。连续半个月基本没有回复,她反复看了看招聘软件,只有零星几个招呼。她还记得以前找工作从来没超过五天,最快的一次求职,她上午十点发送了简历,下午两点对方就喊她入职。西安以“外包之都”著称,外包公司多,程序员缺口大,最缺人的时候哪怕什么也不会的新手都能找到工作。

这一切在近一年发生了彻底的扭转,大批失业者涌入市场,在优中选优的竞争中,她五年的技术经验已经无人问津。

丹丹反复修改自己的简历,技能栏里原本简单地写下“会JS,用过react框架”,被精细化成“精通HTML,css和Js,熟练使用react,vue框架等,并且扩展到node,数据库等一些后端知识点”,尽量将隐含的信息都一一列举出来。简历如此优化后,她的机会终于多了起来。

过去针对外包岗的面试只问些与框架相关问题,如今也开始用懂不懂底层相关内容筛选人。“面试造火箭,入职拧螺丝”,外包的面试要求变得格外难。吃不消的丹丹陷入反思,外包的前端工作重复单一,难以接触核心技术,自己这几年又安于享乐,如今只能一边尽力学一边面试。

经过半个月的挣扎,丹丹在8月入职了新公司。

▋ 又被裁了

丹丹入职的新公司还是一家外包公司。

丹丹所做的项目是为教育局做用户管理的平台,入职前人事再三保证这个项目很大很稳定,起码要做一年以上。但入职后,她发现这个项目实际进入扫尾阶段。丹丹的新同事告诉她,她的岗位之前是一个非常牛的前端,在招她进来之前,公司刚把那位牛人辞退。

丹丹入职新公司不久

这在其他公司或许比较奇怪,但对外包公司而言就再正常不过,因为成本高于一切,根据项目的需求随时裁员和招人是实现快速匹配的方式之一。如一个项目需要四五个人完成,公司会裁掉三个初级程序员,招一个高级程序员包揽全部工作,而当一个项目不那么复杂,公司会裁掉高级程序员,取而代之初级程序员。高流失率成为外包公司常态。

人员的快速更替令丹丹有种玩狼人杀的感觉,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她在写一个页面,之前合作的后台突然就换了个新人,同事在换,服务的客户也在换,一问就是调岗了,离职了,不知道哪里去了。

随着项目逐渐进入交付验收阶段,公司的考勤也开始变严。原本中午两小时的休息,严格控制在了12:00-1:00的范围,哪怕超过1分钟也会被门口的人事记录在册。弹性的上下班时间也变得不再弹性,打卡的圈子范围从公司附近缩小到了公司门口,三次的免责迟到变成用年假事假抵押。

公司在日常开销上也精打细算起来,原本堆在门口随便用的厕纸都被收了起来,贴上了“节约用纸”的标语。厕所的马桶圈纸换得也不勤了,一天一个,能用就行。

一部分工作能力强,对工作环境要求高的人主动离开了公司。依然留下的人,公司开始谈话。

先裁掉的是测试。十一放假前公司直接没收了他们的打卡权限,这拉响了丹丹心中的警戒线,因为按照行业规则,裁员的顺序一般是测试、前端、后端。

十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四,丹丹忙碌了一晚上,项目终于上线,恰逢试用期也终于结束。第二天,她被叫进办公室,人事直截了当和她说最晚月底前离职。虽然前面有了种种不对劲的迹象,但丹丹依然感到错愕。一周后,公司自动为她提交了离职流程,这时不管她愿意与否,事实上她都进入了离职队列。丹丹被拉进了离职大群,她想去维权,但离职大群静悄悄,唯一变化的就是被拉进来的人数。

丹丹第二次被裁员,收到离职协议书

那一周有三百多个人离职。

十月的西安分外萧瑟。

▋ 不想再被裁

丹丹被上班这件事彻底打败了。第一次失业,她还在努力找工作,找到工作后她以为眼前的问题解决了,突然三个月后又来了一遍。外包行业的不稳定,再加上她的年纪,职业的前景变得格外模糊。

丹丹再也不想去外包公司了,但外包工资高,要求低,比外包性价比高的选择并不多。小公司的正式工往往要求多面手,一个前端既要会后台,还要会设计,还要求会小程序。而大厂的门槛更高,她曾参加华为的算法题考试,连题目也看不懂。她曾尝试过钻研更深的技术,薄弱的数学底子让她止步不前,或许当一名普通的程序员并非难事,但要成为技术专家,确实需要一些天赋。而她似乎没有这个天赋。

三十岁后的转型问题大概是每个程序员都需要思考的事情,没有升到管理层,也没有成为技术专家的程序员必然会陷入一个尴尬的处境中。丹丹见过一线程序员中年龄最大的是四十岁,她虽然不知道四十岁后的中年人去哪了,但起码意味着她还能挣几年钱。疫情后,四十岁的中年人也没有了,她身边只剩下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三十一岁的她已经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大龄程序员。面试时不仅会被关注年龄,还会被冒犯婚育问题。她面试过一家公司直言要已婚已育的女性,这样的女生安稳,要的钱也不多。

丹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但她的选择确乎是越来越少了,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丹丹认为自己长期以来似乎都没有定下一个清晰的路线,这或许就是她现在焦虑的来源。因为一两次失业的打击就开始焦虑,反思过去的生活太过享乐,这是大多数或主动或被动走出舒适圈的人都会经历的思想过程。但其实在危机没有真正降临前,缺乏学习的欲望,享受一个安稳的生活,这是大多数职场人的真实写照,并不代表堕落。她还如此年轻,十五六岁的那股清风,越过重重山岗,吹到今天,依然是最好的年纪。

丹丹没有再找工作,她离开出租屋回了家,打算好好沉淀一下自己,学习一下底层源码相关的知识,年后去向外企投递简历。

丹丹回到了北郊的家

END

丹丹2013年西安邮电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成为一名经理助理,2014年辞职考会计证,2015年进入达内培训,在一家外包公司成为前端工程师,2022年7月被公司裁员,8月进入另一家外包公司,10月再次被裁员,现在回家沉淀学习中。

采访实录

丹丹,您好,我是码客人生

幸会,我是丹丹。

码客人生:你为什么转行做程序员呢?

我刚毕业的时候,第一份工作其实是经理助理,这是一份需要应酬的工作,我不会喝酒,并不喜欢,而且当时的经理喜欢动手动脚,我就辞职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就去考了一个会计证,但是会计行业的工资水平特别低,刚开始只有2000。西安的软件行业工资比较高,可以轻松过万,我觉得程序员这个工作只需要做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应酬挺好,我就报名了达内的培训班,成为了一名前端程序员。

码客人生:编程对你来说难吗?

如果做一名普通的程序员应该不难,我觉得能考上大学的人都学得会,但如果想要向更深层技术发展,成为技术专家,这就需要你的数学能力强一些。我现在正在学底层的东西,相比计算机专业的人肯定是吃力的。有时候会冒出来我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行业的想法,因为学起来实在有些难。

码客人生:为什么选择去外包公司呢?

因为西安大多是外包公司,而且外包的薪资相比非外包会高一些,要求会低一些。比如我现在找外包,可以找到一万五六的工作,但如果我去那些小公司的非外包岗,他们的面试很难,却连一万三都给不到。

不过现在我觉得外包很不稳定,它的工资或许是最高的,但图的是眼前利益。而且做外包会有被歧视的感觉。以前我们和客户们一起工作,公司会准备水果,并在门口贴上纸条说正式员工来拿水果,这让人看了很难受。

码客人生:被辞退时没有想过要赔偿吗?

想过。理论上应该给赔偿,但外包公司会想尽办法不给,这么多年好像没有人成功要到过赔偿,可能是程序员大多比较老实,没什么人闹事。不过上上家公司最近又裁掉了一千多人,因为临近过年,被裁掉的人开始转发邮件接龙,共同成立了维权小组。

码客人生:人事有哪些辞退人的手段?

比如让你待在某个地方,不让你用电脑,玩手机,找个人看着你,类似禁锢你自由的感觉,让人很难受。

还有人事天天来骚扰你,站在你的角度对你“好言相劝”,类似天天拿着这点钱,跟公司耗着没有意义。

或者直接给你放假,如果你不来打卡就给你记旷工。

还有就是让一起工作的项目经理来劝你,将成本转嫁在项目上,从本该分给同事的项目奖金中扣出你的工资,令你心生愧疚。这样一般人基本抗不过半个月就走了。

码客人生:公司自动为员工提交离职流程不是违法的吗?

是违法的,我当时看到特别生气,就去找处理离职的人事交涉,对方还特别有理,说前面离职的人第二天就走了,公司已经给了你半个月的时间了。

码客人生:外包接项目流程是怎样的?

外包是这样的,每次来一个项目需要先去面试,面试成功才能接这个活。西安这边主要是给阿里,华为,还有一些大外企这些大厂做外包,我们一般是外包员工先面一遍,客户那边面一遍,客户还会再找一个技术人员再面一遍。不同的项目有不同考核方式,有的项目是直接给你一个工程,让你把它写出来,有的是面算法题,也有电话里问你一些技术相关的东西。

码客人生:在西安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觉得机会比较少,如果想向管理层发展比较难,令人焦虑,因为我发现很多公司宁愿在外面高薪聘请一个管理者,也不愿意培养一个底层员工做管理。

码客人生:面试时经常会因婚育问题被冒犯吗?

是的,我觉得西安这边对女生的婚育问题看得挺重的。我前年因为钱想跳槽,在外面问了一圈,一个hr直接和我说因为你没生过孩子,所以你不合适,我们这个岗位要生过孩子的,稳定。公司最不想要的是结了婚没生孩子的,怕被蹭产假,比起这个,可能未婚未育的会好一些。华为相关的外包尤其介意生孩子这种事情。

码客人生:再次失业后的心情是怎样的?

心情挺复杂的,现在状态时好时坏,有时我觉得我要好好复习,好好奋斗,有时又忽然特别焦虑,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出路,又学不进去。

我的焦虑不是说非要赚多少钱,而是这样一种感觉,原本一开始毕业拿个两三千,然后慢慢涨到一万五六,你是一直走上坡路的,这个过程很愉快,哪怕再辛苦也很愉快,但是突然有一天,你就感觉人生要走下坡路了。

我有点想不明白我以后的路,我觉得如果现在有一个清晰的路线,或者我认了,就找一个月三四千的工作,我都没有这么焦虑。像我有一个同事,被辞退后就去公司门口卖炒面了,其实也挺挣钱的,他的目标就很明确。

如果没有失业,我或许也就能再干个几年,但我起码还能再攒攒钱,不至于像现在手头一分钱都没有,这打乱了我的还款计划,我本来过年前应该能还掉借朋友的房贷钱。

来源:至顶网码客人生频道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2022

12/22

18:39

分享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