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客人生最新文章
转角遇到爱,一个程序员的坎坷相亲路

转角遇到爱,一个程序员的坎坷相亲路

「 小孟觉得他这辈子和“公务员”杠上了。他的初恋是被“公务员”撬走的,他的第二次恋爱又是被对方的“公务员”姐夫搅黄的,淘汰他的理由都差不多:程序员没有公务员稳定。此后在漫漫相亲路,现实的条件打量更令他吃了不少苦头。 」

他,28岁程序员,年薪三百万,心得有一个

他,28岁程序员,年薪三百万,心得有一个

「 在过往采访中,我经常会从国内程序员口中听到“硅谷”这个词,有人羡慕硅谷程序员的高工资,将湾区程序员描述成开着保时捷的精英模样。有人将硅谷作为国内事业达到天花板后,事业再上一步的归宿。有人将硅谷视为IT人心中的圣地,那里充满自由与创新。」

告别代码,我在世贸天阶卖过酸辣粉,我在合肥开了“望京小腰”

告别代码,我在世贸天阶卖过酸辣粉,我在合肥开了“望京小腰”

「1024程序员节后,一位采访嘉宾为我推荐了霍老板。霍老板的经历极为传奇,告别996,从程序员转行后,先卖酸辣粉,后去烤串,在餐饮行业搞得有声有色。于是我满怀期待地联系了他,本以为会听到成功人士的成功感言,结果满眼是残酷的现实和中年人的心酸。」

月薪三万,我想买保时捷

月薪三万,我想买保时捷

程序员小张是个典型的东北小伙儿,大大咧咧不爱计较,所以当我抛出几个关于花销的问题,想让他回忆一下日常习惯把钱花在哪时,他其实颇有些为难,他实在记不清钱是怎么没了的。反正对于他们这个收入的程序员来说,买得起的基本买得起,买不起的还是买不起。

1024程序员节,四个80后开发老兵的“围炉夜话”

1024程序员节,四个80后开发老兵的“围炉夜话”

节目简介:你是怎么踏入技术世界的?你遇到过哪些奇葩需求?面临最差毕业季,你还推荐程序员这个工作吗?今天我们不争技术讲故事,1024与你不见不散。

985材料研究生毕业后,我在芯片风口做开发

985材料研究生毕业后,我在芯片风口做开发

「 薛晨刚转行进芯片行业就拿到了20w年薪,一年后他拿到了25w,他的工资翻了又翻,他却升起了再次转行的念头。」

一个百万年薪的程序员大佬竟然也租房?

一个百万年薪的程序员大佬竟然也租房?

「和年薪百万的老w聊完天后,我对于职业发展所能达到的高度有了一个清晰的想象。」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我被竞业协议索赔十三万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我被竞业协议索赔十三万

「庄易没有想到自己职级这么低,有一天竟然也要签署竞业协议,并把他所有的可能性都基本封杀了。就算他拒签,也不要任何补偿金,公司还是要告他违背竞业协议,并要求他赔偿公司十三万。」

做过大厂码农,做着卖蜡烛的生意,但这仍不是他人生的全部

做过大厂码农,做着卖蜡烛的生意,但这仍不是他人生的全部

每一段人生之路都有意义,岔路也有不一样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