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材料研究生毕业后,我在芯片风口做开发 原创

「 薛晨刚转行进芯片行业就拿到了20w年薪,一年后他拿到了25w,他的工资翻了又翻,他却升起了再次转行的念头。」

薛晨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大概就是在恰当的时机从材料转行成一名芯片验证工程师,这个决定让他成为了同届同学中收入最高的人。

说时机恰当,是因为沉寂已久的芯片行业从未像今天这样火爆,伴随美国近几年对中国芯片限制的各种政策落地,中国“缺芯”的局势从未如此严峻,自主研发芯片成为了国家战略之一,芯片行业终于迎来了它的春天,芯片人才也随之“身价暴涨”。

与此同时,“芯片热”造成的“人才荒”大大降低了芯片行业的入行门槛。2021年,薛晨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时机下,仅通过数月培训速成顺利拿到了芯片行业入场券,成为了一名芯片验证工程师。

对此,薛晨原本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候,但他现在却再次产生了转行的念头。他觉得自己入行后的经历“太倒霉了”,学了一年仍不得其门,那种拿着高薪却做不出项目的压力让他崩溃。在迷茫与自我怀疑中,薛晨主动找到了我,向我讲述了他的故事。

男怕入错行

2021年,薛晨从东北一所老牌985大学材料专业毕业。学校在材料领域算顶尖的,许多知名院士可以说是薛晨的“师兄”。但当他走出校门求职时,他绝望了,“材料工作像制造岗位一样辛苦,需要进工厂,上夜班,可大部分人的薪资在七八千左右,就算在一线城市,一万出头已是高薪。”

这种不平在与其他专业的对比中得到了放大。薛晨的一位师兄入职了一家专业对口的上市公司后发现,材料岗的薪资是八千,而电控岗的薪资是一万五。薛晨听后意识到自己的专业真是太坑了,但事实已然如此。

就在薛晨对现有的工作机会感到不满时,一个同学的选择为他打开了新思路。对方上了四个月的培训班就拿到芯片设计的高薪offer,据说芯片行业的待遇和在互联网敲代码差不多,应届生最高能有35w-45w的年包,这令薛晨心动不已。

其实,材料与芯片是有一定关联的。一片芯片的诞生,经过工程师的设计开发后,需要运送到工厂加工制造,这其中就涉及到了材料工作,所以从材料转芯片相当于从下游转移到了上游,并不是一道跨度很大的门槛。如果再从中选择芯片验证、芯片后端等对非科班出身较为友好的岗位,转行会更为容易。

只需要换条路走,薪资暴涨的机会就在眼前,薛晨决定照葫芦画瓢,他也报了一个培训班进行培训。最终,他在春招时拿下了一家芯片大公司的offer,待遇是20w年薪。虽然这个offer并不算同期中较好的,但薛晨已十分满足,起始的薪资已经足够高,更何况未来可期呢。

吃了那么多年信息差的亏,这次他终于做对了一个决定。

芯片太难了

薛晨当初选工作的时候挑的是其中工资最高的,但如果让他重新再选一次,有个靠谱的师傅恐怕会成为他的第一要求,因为芯片实在是太难了,需要甘坐冷板凳的决心。一个新人往往要在师傅的带领下在项目上历练一两年才能真正成长起来,而想要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芯片工程师至少需要在一个方向钻研七八年。用薛晨的话来说就像“关门造火箭”,有师傅带,火箭一点点也能抠出来;没有师傅带,他在屋里关一辈子也搞不明白。

其实,在薛晨入职第一家公司时,公司给他配了一个师傅,比他早来两年,经验丰富,有问必答。在工作的前半年,他跟在师傅身后熟悉工具,摸索技术,做点小活,每天都要学习大量的知识,那段时间他成长得飞快,也是他在芯片行业最美好的时光。

半年后,公司开始给新人分配模块做项目,薛晨分到了较为棘手的方向,里面涉及的技术点超出了培训班的所学范围,令他十分陌生。但在师傅的带领下,项目也能勉勉强强地向前推进。然而在项目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项目彻底陷入了停滞:他的师傅跳槽了。

芯片人才大战如火如荼,稍有经验的芯片工程师成为了各大公司争抢的稀缺资源。在行业大热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愁没有好工作,他们只会担心再晚一步跳槽,就会被新人“薪资倒挂”,少挣几十万。而没有资本开出更高价钱的芯片公司只能接受员工的高流失率,转而将门槛进一步放低去接受专业不对口的新人。

薛晨的师傅走后,公司仅剩下几个两年经验的“老人”,没有一个做的是薛晨从事的模块方向,剩下的都是一年经验不到新人。公司安排不出“老人”来带,干脆让他自行研究。可他曾亲眼看到过合作公司中有四五年资历的“老人”在面对和他相同模块的工作时都抓耳挠腮,更何况他这个根本没有成长起来的门外汉。整整一两个月的时间薛晨的工作进度没有丝毫进展,他不得已要求公司给他换一个项目,公司同意了。

结果换汤不换药,公司给他的另一个项目依然是同一方向的模块,他又卡在了同一个问题上。薛晨一边眼馋着其他同事的项目,一边为自己的工作感到绝望。他既无法在网上查得现成答案,也无人可问,他干脆开始在工作周报上“编造”自己的工作进度,能熬一天是一天。领导在两三周后终于察觉到了薛晨又做不出来了,对他的不满达到了顶点,批评与谩骂成为了家常便饭。但薛晨知道自己如果连一年经验都没有的话,很难去换一个更好的工作机会,他也只好忍气吞声地呆下去。

很快一年时间到了,他终于可以跳槽了。

总结第一家公司的经验教训时,薛晨曾陷入过深深的自我怀疑,他不知道这一切打击是来源于自己学习能力太差,根本学不会芯片这么难的东西,还是因为命运不济,没有遇到一个好师傅好项目。最后他更倾向于后者。

薛晨的第二份工作是一家小型的芯片公司,薪资涨到25w,但公司最令他心动的条件就是承诺会给他派一个靠谱的师傅带他成长。他想这次一定要好好学成长起来,只要将技术学到手,薪资的暴涨不是梦。

然而薛晨的心愿又落空了。有经验的芯片工程师太紧缺了,公司给他指派的师傅一直在外地出差,到了流片的阶段更是忙到天昏地暗,根本没时间搭理他。面对着和大公司迥然不同的工作流程,陌生的工作方向,薛晨乱了手脚,这里工作太不规范了,竟然连工具都要现造。他向师傅发出求助基本没有回音,多次请求公司再派人协助也杳无音信,他又陷入了项目停滞的困境中。

不出所料,他的第二份工作还没捱过试用期就夭折了。在工作的第二个月,公司领导将他叫到办公室遗憾地通知他没有经过考核,他的表现似乎不符合一个有一年工作经验的芯片工程师的水平。

正是这次打击让薛晨升起了再次转行的念头,芯片行业薪资虽高,但他成长不起来,这条路依然走不下去。没有真正的技术在手,他的处境只会越来越艰难,他不能将自己的希望都寄托在下一家公司会有一个更完善的培养机制、更易上手的工作方向,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可转去其他行业,会有芯片行业这么热吗?眼看着风口在眼前却要错过,这让人不甘心。

当初和薛晨一起参加培训的同学里,四五十个人中有十几个人最后转到了it行业,其余的大多数人都回归到了老本行。薛晨最后还是决定继续留在芯片行业,他自嘲说:“这个行业是缺人的,我的经验再差,总比应届生强。”他已经联系了一个大厂的外包工作,薪资降到了18w,但培养机制特别完善,听说那边的师傅经验都很丰富。他不在乎短暂的低薪,他知道只要他真正成长起来,未来年薪四五十万不是梦,人要眼光放长远。

我最后问薛晨如果未来芯片行业的热度降下去了,你会怎么办。薛晨认为起码这几年还是能挣一笔钱的,如果将来有一天芯片行业不再成为风口了,ic转it也是不错的选择。

END

薛晨2014年考入一所二本院校材料专业,2018年考研进入东北某985院校材料专业,2021年毕业入职一家大型芯片公司成为一名芯片验证工程师,2022年入职一家小型芯片公司,现辞职。

采访实录

薛晨,您好,我是码客人生

幸会,我是薛晨。

码客人生:大学的时候为什么报材料专业?

我是农村出身的,当时高考的时候也不知道报什么好,也接触不到什么像金融、计算机这样的信息,像父辈都是干活的农民工,最多也就知道土木工程。当时我有一个亲戚的朋友是大学老师,他帮我选了一个模具方向,就是材料专业。我是上大学后才慢慢知道这个行业可能不是那么好,但具体怎么不好也不知道。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就觉得考个研,学历高一点,就业可能就好一点。后来考研考得还不错,考上了东北一所985,学校算是提高了好几个档次,但就业的时候发现还是不好。硕士毕业可能税前七八千,还得进工厂,上夜班,特别辛苦。深圳最多能拿一万,但还是很辛苦。

我当时毕业拿到了一个9000的offer,但我想来想去还是没去,因为我听我同学有人拿了芯片设计的offer,待遇跟互联网敲代码差不多,我就想试试那个,最后我确实拿到了一个芯片的offer,算是待遇比较差的,但那也有20w了。
码客人生:当时报培训班是怎样的情形?

我同学当时是学了4个月,秋招找到芯片工作,我当时都晚了,4个月学完后,勉勉强强赶上了春招。

当时那个培训班学费是两万多,其实这个钱花的挺冤枉的,因为我后来了解到有比这个培训班口碑更好的,学费才八千,但我当时特别着急就没有比较。

我们那个班好像有四五十人,老师在网上直播上课,我们线上跟着学,也可以跟着录播反复看。它是一三六上课,每天学两个小时。当时研三我的时间是比价充裕的,学校的课仅需要三四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就可以用来学习和巩固培训班的知识。

码客人生:培训后好找工作吗?

其实工作不太好找,投了很多公司,面试时问的东西都答不上来。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联系了一个公司,负责人说我这个情况要再上交给部长看一看。后来就没信了,我就问后续情况怎么样,负责人告诉我说部长是愿意给我机会面试的,但hr不同意。因为去年他们辞退了四个专业不对口,通过培训班学习转行的,工作能力较差留不住,hr是要担责任的,所以hr就不再要通过培训班转行的了。

我还拿到了一个公司,是武汉的,他说我专业不对口,只能给本科生待遇,税前7000,给我半年时间学习,我觉得工资低就没去。

后来我拿到了第一家公司的offer,这家大公司比其他大公司待遇低,然后恰好老员工走了不少,我就捡了漏。但其实捡了漏也没好处,老员工走了就没有人来指导你,对成长并不利。如果重新来选,我或许会接受武汉那份工作。
码客人生:你觉得新人成长起来需要多长时间呢?

如果是科班出身,在师傅带领的情况下也得一年,如果是非科班出身,需要两三年。

码客人生:芯片技术不能自学吗?网上查不到吗?

每个公司的芯片都是它的秘密,网上查不到,不同公司的芯片模块是不一样的,工具环境也是不一样的,真正的经验需要在项目上练起来。

码客人生:你对芯片行业的薪资前景了解吗?

有三四年经验的四五十万是没有问题的。反正有经验的芯片工程师是不愁找不到好工作的。

码客人生:芯片行业的薪资倒挂很严重吗?

我师傅的工作经验比我多一年,但他的工资比我低。后来他跳槽就有五十万。

码客人生:在芯片行业的一年,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我在第一家公司的时候,我前两个项目做不出来,我领导挺不高兴的,就对我说我给你一个最简单的项目,你要是再做不出来,要么转岗,要么辞职。然后这个模块我做出来了,但我撒谎说我没做出来,我早就不想在这干了,我领导老说我,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我就很不开心,在这继续坚持下去的意义也不大,所以我一边做一边找工作,后来我就跳槽了。

来源:至顶网码客人生频道

6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2022

10/09

18:39

分享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