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代码,我在世贸天阶卖过酸辣粉,我在合肥开了“望京小腰” 原创

「1024程序员节后,一位采访嘉宾为我推荐了霍老板。霍老板的经历极为传奇,告别996,从程序员转行后,先卖酸辣粉,后去烤串,在餐饮行业搞得有声有色。于是我满怀期待地联系了他,本以为会听到成功人士的成功感言,结果满眼是残酷的现实和中年人的心酸。」

卖酸辣粉,我被打得头破血流

2010年国庆,北京南锣鼓巷。

霍小强坐在地上,被打得头破血流,他刚刚为了抢摊位和人打了一架。

他想不通,自己也是一个饱读圣贤书,曾出入写字楼的白领,怎么沦落到现在一个泼妇骂街的状态。

国庆正是南锣鼓巷的旺季。霍小强每天会推着他的三轮车,在巷子的一个十字路口摆摊。他卖的是煎饼和酸辣粉,味道不错,价格也不贵,但在南锣鼓巷这样人流如织的地方,位置才是决定生意好坏的关键因素。霍小强的运气不错,他拥有一个人流量不错的绝佳位置,每天生意十分火爆,腰包满得都塞不下钱。这必然会引起其他位置摊贩的不满,于是对位置的争夺,成为霍小强摆摊生涯的第一个大危机。

霍小强在南锣鼓巷摆摊

在南锣鼓巷,摆摊有个潜规则,谁天天在某个固定位置摆摊,那个地方就属于谁。眼看抢他位置的摊贩不守规矩,霍小强上前和对方理论,结果对方直接拉来四五个大汉将他围了起来……

最后这场闹剧以警察协调收尾,对方全责,霍小强被赔了一笔医药费,但不多,就2000。

第二天,霍小强摆摊的小推车被偷了……

▋ 忍耐,再忍耐

霍小强原本是中关村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负责数据库编程。他并不像网上调侃的段子那样“年龄大了,没人要了,只能去卖酸辣粉”,实际上他转行那年才27岁,正年轻。但他自以为在“错误”的职业道路上已经徘徊七年了。

霍小强从小喜欢文史,爱读王阳明、曾国藩,但那年代计算机是王牌专业,工资高,好就业。在父母的极力推荐下,他报考了计算机专业。

2007年,霍小强大学毕业,对于未来工作他还有一些懵懂,但自觉四年的计算机不能白读。恰逢他亲戚所在的国企招聘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于是在父母的安排下他进入了这家国企。

霍小强工作照

体制内的生活确实不错。领导周一安排一个活,霍小强可以周一玩,周二玩,周三上午还在玩,突击一个下午就搞定了。领导也不催,“人性化”到了极致。曾国藩说过,人生最败人的两个字非傲即惰。如此松散的环境恰如滋生罪恶的温床,将霍小强的所有惰性都释放了出来。

但平静很快被打破,一年后,他看到同期进来的另一个年轻人转正了,他却没有。霍小强感到羞辱的同时被激发了一股傲气,他和领导一拍桌子说不干了。确实不止是转正问题,这里再待下去人就废了。其他同学在科技公司工资都六七千了,一个三千的临时工有什么好留恋的。

2008年,霍小强找到一份软件公司的数据库编程工作,工资六千五。但当工资到位,他才发现真正不对劲的地方根本不在这儿。

程序员每天需要打交道的就是屏幕里的代码,这要求人耐得住寂寞,喜欢钻研者自然乐在其中,可他偏偏是一个一天不出去晒阳光就不舒坦的性格,程序员的生活使他非常压抑。他时常望一眼窗外,看夕阳又落下,再回神看眼前的程序还是调试不通,一股难以压抑的烦躁情绪就会涌上心头,他只想下班。

这样枯燥的生活就像一个无底洞,让人看不到尽头。

▋ 转行!转行!转行!

霍小强已经连续加班一周了。

那一周项目要上线,霍小强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他并不感到累,反而异常“兴奋”,因为隔天早上他还要保持大脑高度集中来处理紧急代码。等项目结束,他彻底昏睡过去,连续睡了一天一夜。等他终于醒来那挥之不去的疲倦令他感到恐慌——这样透支生命迟早要完蛋!不行,他要辞职!

霍小强想要转行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不喜欢这份工作,也不会投入精力去钻研,那大概率他在这行业不会有什么太大出息。他当初奔着工资高来的,但实际上楼下卖煎饼的阿姨都比他挣的多。

他曾经买早餐时和阿姨闲聊,这不聊不知道,一聊可吓一跳。人家阿姨每天早上干三个小时,一个月下来轻轻松松挣两万,可他起早贪黑还加班,工资连人家的一半都达不到。这或许就是许多写字楼中北漂们的可悲之处,他们自以为享受着白领的体面,但实际上为他们的服务的从业者挣得并不比他们少,甚至多很多。

霍小强当时唯一的心愿就是挣钱,他要买房买车,在北京立足。既然卖煎饼比写代码挣钱,那他就去卖煎饼。

2010年,从南锣鼓巷开始,霍小强的命运拐了一个大弯。他跟着大厨学习,四处试吃,分析选址,其中遇到了不少困难,他惊异地发现当涉及到生存问题时,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懦弱,反而是战斗型性格,就像他卖的快餐一样,有着强劲的生命力。经过不懈奋斗,他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最辉煌时他在北京有五家快餐店,每家店每天都有三千以上的收入。

霍小强的快餐店

意气风发的霍小强觉得是时候扩大规模了……

▋ 起起又伏伏

全赔了,六十万全赔进去了。

“辛辛苦苦六七年,一朝回到解放前”,霍小强感到心如冰窖。他怎么也没想到扩大经营的决策并没有成为他事业腾飞的新起点。

霍小强将店址选在了繁华的世贸天阶,紧挨国贸顶级写字楼,坐镇北京CBD,规模也从二三十平的小店扩充到了气派的一百多平,可煎饼和酸辣粉客单价最多十元、二十元,难以改变,根本承受不住水涨船高的成本。从十几万的房租涨到四十万,从一两个员工增加到五六个员工,快餐店的生意压力骤增,花钱如流水。即便他将其他小店的钱全填进来,也没改变大店倒闭的命运,他最终只落下两家小店了。

这一次的战略错误宛如当头棒喝,让他膨胀的心偃旗息鼓,他想那就重头再来吧。可命运似乎格外残酷,连那两家小店都不想留给他。

2017年,北京实施非首都功能疏解,清理百万外地人口,顺带着也把证照不全的餐饮店全部取缔。霍小强连最后两家小店都失去了。

既然酸辣粉卖不了了,霍小强又开了一家烧烤店。18、19年正是BBQ的大火之年,霍小强的生意逐渐步入正轨,然而所有这一切在2020年截然而止,因为疫情又来了。面对着北京高昂的租房成本,他感觉撑不下去了,或许是时候必须放弃北京了。

2020年,一家叫“望京小腰烧烤”的北京特色烧烤店在合肥田埠西路开张。

霍小强在合肥开的“望京小腰烧烤”店

▋ 虽然我的健康码一直保持绿色,但我的人生快黄了

霍小强应该庆幸自己两年前从北京撤退的决定,因为按照后来疫情的发展,他算是躲过一劫。但要提到现在的发展有多好,霍小强也是说不出的苦涩。

2022年5月份,合肥开始禁止堂食,连续一个半月,霍小强的烧烤店没有任何收入,每天一睁眼就是损失一千块钱,他焦虑地不想起床面对。

霍小强在合肥已经开了两年店了,至今还没回本,这放在餐饮业都是个奇谈,但在疫情之下,一切都变得合理了。一想到自己还欠几十万外债迟迟无法归还,他深感内疚,他不知道怎么的就会慢慢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人们似乎手上没有钱了,消费能力没那么强了,原本一个月来三趟的食客变成了一个月一趟。霍小强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最后一合计,利润还没一个厨子挣得多。

难的不仅是霍小强,放眼望去,举目皆悲。霍小强和各行业的人交流,大家都表示没挣到钱,这年头做生意不赔已经很好了。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垄断合肥羊肉市场的供销商说合肥的烧烤旺季6月份就结束了,没有人再要那么多羊肉了。

罗振宇曾说过一句话,“其实,我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坚强,不过是全靠死撑罢了。”霍小强听完泪流满脸。中年人,难如斯。

我和霍小强联系的时候,合肥从10月份开始又在禁止堂食,霍小强说下个月10号就要发工资了,20号就要交房租了,他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现金流断了。一个月前他曾想过干脆把店兑出去,赔个二三十万,歇半年去大西北自驾游,做旅游博主。但转念一想,疫情三年都坚持下来了,这个节骨眼放弃实在不甘心。

活下去成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霍小强为了增加客流量做起了美食探店博主

我问霍小强,“如果再回到十二年前,再回到那个温暖的冬天,你还会从公司出来进入餐饮行业吗”,他沉默了,许久,他和我说,“我有点后悔。如果我不凭着一腔热血去反抗,老老实实去上班,或许现在该有的都有了,不像现在这么挣扎。但如果真的回到那个时候,我可能还是会走到那一步,因为这是性格使然”。

确实,性格决定命运,而环境会无限放大这种命运。希望疫情早日过去,经济早日回暖。

霍小强生日发的朋友圈

END

霍小强,2007年计算机专业毕业,入职中电联(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属一家科技公司,2008年在中关村一家软件公司从事数据库编程,2010年转行餐饮,在北京陆续开了五家快餐店,2018年关闭所有快餐店,在北京开了一家“望京小腰烧烤”,2020年撤出北京,在合肥田埠西路继续开“望京小腰烧烤”。

采访实录

霍老板,您好,我是码客人生

幸会,我是霍小强。

码客人生:你报考大学的时候,计算机很热吗?

那时计算机的起薪比较高,一般的工作起薪是三千,计算机的工作起薪能达到六七千。
我报志愿时还是个愣头青,根本不会独立思考,爸妈说计算机好,我也觉得无所谓,就随大流选了计算机。上大学时学编程也不觉得很痛苦,编程就是逻辑问题,但我只有在课堂上才会看相关知识,闲暇无事时我还是喜欢找些文史看,毕竟二十来岁的小伙儿还没有完整独立的性格,总会有精神上的追求,希望在为人处世上可以完美一些。这个动力是不一样的。

码客人生:为什么辞职后想到转行餐饮?

可能是因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我爸就是做小本生意起家的,他卖凉粉什么的,所以我有经商的意识。

我自己也是一个吃货,做饭挺好吃的,大学刚毕业那会我们同一宿舍的六七个人还住在一起,我给他们做饭,基本网上有教程的菜我看一遍就能复刻出味道来,在做饭上有天赋吧。

我在辞职前也踩过点了,周末去市场卖点什么收益还不错。

码客人生:北京疏解人口那时候是怎样的情况?

那时候证件不全的餐饮店全要取缔,像我这样的小店就是证件不全,人家动不动就来查,我天天跟做贼似的提心吊胆,就这样我还硬挺了半年。
你会发现在快不行的时候,那种求生的欲望是特别强烈的,人会玩命的挣扎,我的性格就是不到最后一秒我都不会放弃。

码客人生:为什么选择在合肥开店?

当时北京开始清理人口这个政策的时候,租房成本变高了,原来开一个店一年房租十几万,后来变成二十多万了,而且政府查证也查的严,少一个证件都不行,感觉各方面都没法干了,就去南方城市转了一圈。

合肥这个城市发展潜力不错,消费水平并不比北京低,在北京做烧烤人均消费是70,在合肥做烧烤人均消费能达到100,所以就往合肥走了。
码客人生:做快餐与做烧烤的区别是怎样的?

我原来卖煎饼、酸辣粉的时候,一个客单价是10、20元,现在卖烧烤,客单价是100元,我的感受就是生意好时,烧烤店来钱更快一些,但生意不好时,赔钱赔得更快一些,这是直观感受。

总之烧烤客单价高,而且它带有社交属性,会比做小吃轻松一点,没那么难。

码客人生:做餐饮老板需要什么样的能力?

其实有一点是共通的,一个人别管干什么都要耐得住寂寞。我做开发的时候我以为我耐不住寂寞,我选择把它绕开。后来我发现做餐饮做到最后也需要耐得住寂寞,比如今年没挣到钱,怎么办,还要坚持做下去,耐得住寂寞,才可能说来年防疫政策松动时迎来转机。另外像起早贪黑、吃苦耐劳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做到这些基本赔不了钱,起码能养家。

但咱还是说,如果你没有餐饮经验,还是不要轻易下场,很多人觉得餐饮门槛没那么高,转行的第一选择往往就是餐饮,但其实大部分人会赔精光。

码客人生:你觉得你是求稳的性格还是喜欢挑战的性格?

我不是说喜欢挑战,而是人走到那一步,不挑战不行了,我的每一步都是被逼到那份上。

码客人生:你在人生低谷的时候,心里是怎样想的?

反正很失落,对自己各种否定。但第二天醒来还是要想想自己能干些什么,不能老在原地叹气,解决不了问题。像我现在就在抖音上做当地的美食探店博主,评测合肥犄角旮旯的苍蝇小店,做了两个月已经有2000粉丝了,我的目标是积累十万粉丝,有流量帮我引流,那我的店就能实现“弯道超车”。

咱就盼着二十大开完,政策慢慢放开,消费也逐渐恢复吧。

来源:至顶网码客人生频道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2022

11/08

18:39

分享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