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大厂码农,做着卖蜡烛的生意,但这仍不是他人生的全部 原创

每一段人生之路都有意义,岔路也有不一样的风景。

择业,是很容易让不少年轻人挣扎的一件事,是在大城市奋斗?还是拼一把考公?再或者结束漂泊回老家?

对于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字母鸽binary(花名)来说,已经不用再考虑这个问题。两年前,他回老家经营家族生意,做起了出海电商。

由于停电越来越少,蜡烛已经不再是一个常见的照明工具。但是根据测算,蜡烛产业一年仍有100亿美元的规模,中国也一直是世界第一大蜡烛出口国。这些出海的蜡烛中,就有一些是从字母鸽的手里卖出去的。

字母鸽的蜡烛主要销往海外。两年里,他积累了不少客户,西班牙的、葡萄牙的、巴西的……这一天,在处理完一些线上订单之后,字母鸽照例又收到了客户的感谢邮件——他告诉我,海外客户做生意普遍有个习惯:“谈生意用视频,表扬你发邮件。”

电商生意必然是很忙的。即便如此,字母鸽经常还要在结束了客户的网络视频之后,去忙着操办另外一种网络视频。因为除了生意人的本职工作,字母鸽还有另一个网络身份:「游戏开发讲师」,讲的课程就是教大家如何使用开发框架开发网络游戏。

和我聊天时,字母鸽不由自主抱怨说,录制视频课真是太烦了,因为很耽误谈生意赚钱。可是在我看来,这个抱怨似乎也只停留在抱怨,因为这半年多里,耽误他赚钱的网络课程好像一直没停过。

字母鸽的电商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而他大学专业学的也是电商,所以他的人生,从学校到工作的衔接,按理说应该是无比丝滑的。但是,在这两点之间,字母鸽的人生走的不是直线,而是一个大大的折线。

想当年,字母鸽曾是一名奋战在科技大厂工作的资深程序员。

▋ 进入大厂

字母鸽进大厂的经历是很传奇的,拿到Offer的时候甚至大四还没毕业。熟悉大厂招聘流程的人肯定会觉得惊讶,因为大厂一般不会把Offer发给应届在校生——这个人群变动性太大。如果企业招应届在校生,会提前预知一定的培养成本,但却对学生产生不了任何约束力,企业的付出和回报很难达成正比。

既然如此,能拿到大厂Offer是字母鸽的学校院系口碑太硬吗?不,其实他是自学的编程。是他有惊为天人的开发作品吗?更不是。其实这一切只是因为字母鸽在学校时,就喜欢泡游戏开发社区,由于他发言活跃有水平,就被某猎头看上直推给了大厂,之后就稀里糊涂通过了技术官的面试,从此成为上海的一名大厂程序员。

话说回来,虽然我不知道字母鸽的生意到底多大规模,但是我认为他是能成事儿的人。一个可做证明的小细节是,面试的机票钱是字母鸽瞒着家里自费的。“如果万一面试没成功,就当去上海旅游了。”

他刚入行时,赶上游戏行业的蓝海。资本大量涌入,大小厂疯狂建立。招聘方上来就会问两个问题:“你会不会Unity?”“你肯不肯学Unity?”

拿到大厂offer的那一刻,我相信字母鸽心情是很激动的,是会对游戏行业充满憧憬的。他说:“我就想去看看大厂的开发流程是什么样子,看看真正的商业级开发是什么样子,纯粹抱着学习目的”。说这话时,语气还残留当年的坚定。

于是,到了上海后,或许也是因为字母鸽感觉一切太幸运,作为刚毕业的年轻人,他充满劲头,恨不得晚上睡觉都在公司。一次公司放假,他一个人在公司待了三天。

字母鸽的工作成果,也证明了猎头的眼光。他参与主力开发的某款游戏项目曾被苹果App Store编辑选中,连续上了三次推荐首页。

那时,从字母鸽的工作状态看起来,似乎他的人生已经和家族生意越来越远了,一个大厂优秀开发者的光环正在笼罩着他。

▋ 大厂风云

可很多事情我们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字母鸽慢慢发现,开发者的工作可能和他想的不太一样,起码他手头的这份工作给他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字母鸽告诉我,他后来发现不少商业级手游有两个通病。一方面,比起游戏的可玩性,企业更看重数值、DAU、线上存活率。与其说这是在开发游戏,不如说在做算账的会计;另一方面,每款游戏在上线之前,有无数人会参与意见,历经无数次的更改、调整、打磨,这就势必会造成很多工作上的合作、沟通、磨合,甚至是内耗。

他逐渐意识到,开发工作对他来说,只是把策划的设计编程出来,自己更像是一个工具人。至于他对游戏的想法,并不重要。更让他崩溃的是,自他接手项目以来,策划不停改想法推翻重来,“到现在我都想掐死那个策划!”,我是电话采访的字母鸽,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感觉他有点认真。

于是,再后来所有游戏上线之后,他感受更多的只有平淡:“上线了就好。”就立马埋头去做下一个项目了。唯一的庆祝方式,就是截个图。

当然,大厂还有第三个通病:严重的加班文化,996是小意思,007才能叫加班。字母鸽充满激情的时候,加班不叫事;但是当他的激情被磨灭之后,就不是一回事了。甚至因为加班,字母鸽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次是遇到出版本,大家都在疯狂加班,而开发部门往往是最后一个下班的。某天凌晨三点,大家还在公司干活,坐在字母鸽旁边的同事突然一头倒在了键盘上,随后开始七窍流血,血淌满了整个键盘(字母鸽的直观感受)。目送同组的同事被120抬走,字母鸽脑中回想起了大学马哲课的一句话——「我们就是被压榨的剩余价值」,然后暗自叹了口气“我的活儿又多了。”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一段时间,直到某天,字母鸽被策划的需求烦的实在受不了,他当即上火,工牌一摔,跑去HR那里说“给我填份离职单吧”,就这样,他离开了大厂,草草结束了他的大厂任职。他说:“其实我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人,我不会说冷静处理,我是有仇当天就要报的那种人。”

回顾大厂的开发工作,字母鸽总结并非毫无收获,他说:“我的一个技术主管教了很多东西,有些人就是给你一种天生值得信赖的感觉,我之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人物了。”

离职大厂之后,字母鸽同时离开了上海,去了厦门,辗转去了几家游戏公司任职,当过游戏开发,当过技术主管。

无论怎么换工作,字母鸽心中游戏开发的烛光,已经越来越暗了。而老家蜡烛生意的烛光却逐渐放出了光辉。字母鸽的人生,自此回到了既定的轨道。

堵气开课

他说,在外面漂泊够久,受够了这些工作,懒得陪那些人加班了,他甚至说“一开始就知道那些事都是过客”。

但是,有些事,真的不是离场就是告别,每一段人生经历都会在我们身上留下痕迹。就像地球上的每一块石头,每一个生物,都残留着宇宙大爆炸的余辉。

在老家的日子里,他逐渐接管了家里的电商事业,但他还会习惯性在开发技术群里泡着,去聊聊天,话话家常。一次他发现,群里很多人对ET框架有稀奇古怪的误解(ET框架由一位花名叫做“熊猫”的程序员开发,字母鸽眼中的绝佳游戏开发框架)。有人误解说,ET框架只能做一些棋盘游戏、小游戏、休闲游戏。字母鸽马上反驳,ET框架完全就是为了MMORPG网络游戏、大型商业化游戏而设计,那些人简直“大材小用”。

字母鸽眼中最严重的一次误解,是有人一直在用「面向对象」的形式使用ET框架。他解释说,面向对象是游戏开发者刚入行最常用的一种编码方式,但它会产生一个致命问题,到后期造成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再也无法维护你的代码。但真相是,ET框架属于一种设计好的ECS编码规范,不会遇到维护问题,人们用了之后,代码会永远优雅。

字母鸽之所以这么气愤,是因为他自己号称「ET门派亲传弟子」一是他此前与原开发作者「熊猫」一起工作过,非常了解ET框架;二是因为他由衷地觉得,ET框架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设计。目前市面上充斥着C++、LUNA、Go等各种语言,但是相互之间不互通,就好像开发世界里的“孤岛”。难道独立开发者真就无法开发一款商业网络游戏吗?

在当程序员的时候,字母鸽一直希望能用同一个语言来编写网络游戏,他为此试过很多种语言,但都觉得不完美。而这个纯粹的想法,最后是被ET实现了——“ET把我想实现的功能全都实现了,我瞬间变成了它的信徒。”

看到大家对ET有这么多误解。字母鸽下了一个违背个人意愿,不,违背生意人理性的决定,开始录课教学,讲他对ET的真正理解。

不蒸馒头争口气,字母鸽从去年12月更新到现在,从未断更。而让他颇感欣慰的是,他的课确实改变了一些人对ET的看法。学员们评价,“才知道ET原来可以这样用”,“这个设计简直太完美了”。甚至,他的学生本来是策划,学习之后竟然真就开发出了一款MMORPG网游。

他惊喜地说道,“录课让我觉得,开发网游这件事情已经不可能再被大公司垄断了,这种格局是可以被打破的。”

“不是理想,没有情怀”

既然字母鸽依然在游戏开发的江湖里,我自然认为他依然保留了对游戏的情怀。但是他却否认了,什么梦啊、理想啊,通通不真实。“我已经不再做开发了”。

虽说是已然没有情怀,但是开发水平依然过硬,课也是实打实的受欢迎。说起来,字母鸽也是很擅长学习的人。他在大学读的是电商专业,是一名妥妥的文科生,但他初中开始喜欢网游,接触的都是《热血江湖》《魔兽世界》《诛仙》这种MMORPG网游。于是到了大学,当玩着游戏越来越觉得无聊,就突发奇想,为什么不能自己做一款网游!

于是,字母鸽的自学编程之路就这样展开了。他一边查网络资料,一边查图书馆资料,最终发现,游戏引擎无非几条通路——要么是cocos2d,要么是Unreal,要么是Unity。他选来选去,选择了更好上手的Unity。

我询问他自学编程的方法,他说就两步:先掌握基本规则,再做大量练习。他说自己好像天生就会,一路自学过来都很顺。他当时捧着一本微软的C# 2010 Step by Step编程书,翻完就觉得基本掌握了,花了2-3周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字母鸽唯一觉得难点的地方在于,渲染需要数学功底,他作为一名文科生,最终花了很长时间补微积分、线性代数等一系列数学知识。

如今的字母鸽,经营着出海电商。由于他本专业就是电商,正好拿来用一用,对接客户、去工厂提货、了解整个供应链、打通供应链……踏实、顺手,安逸,自由,“我蛮开心的!”

于是,从专业,到事业,命运的齿轮最终还是回到了最初的位置。但是即便如此,字母鸽的开发者生涯,仍然以某种方式延续了下去。

耽误赚钱,还录课不停。所以在我看来,字母鸽的蜡烛生意有两种:一种是卖给了海外客户,一种是在教学中燃烧自己照亮了别人。

虽然字母鸽自己不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你们说呢。

END

字母鸽binary,前某大厂资深技术主管,现为商人、独立游戏开发者。

采访实录

字母鸽,您好,我是码客人生

你好,我是字母鸽binary。

码客人生:你的课程,是专门针对MMORPG网游的,但现在手游或所谓的“快餐式”游戏市场比较大,这中间是不是有某种“壁”,你怎么看MMORPG的未来?

MMORPG在国内一直是“换皮游戏”,说实话它们并不是一款游戏,只是一款套着皮的充值App。都是商业化行为,基本套路也都一模一样,OK这没有问题,但这也说明,MMORPG在中国的未来无论是在大商业游戏、还是网游,都永远无法追赶上别人。中国的MMORPG市场相当于被资本裹挟了,我们失去了任何一丝创造活力。

我对我们的行业已经死心了,大家觉得开心就好,但与我无关了。我只是来讲技术,接着过我的小日子,接着去赚我的钱,就这样。

码客人生:那就意味着MMORPG网游没有未来了?

倒也不是,国内还是有很多开发者在努力去创新MMORPG,全球市场MMORPG肯定是领先国内太多,这是毫无质疑的。

我是这样想的,有没有一种可能在未来,我们这种技术能被人拿去做一款真正好玩的MMORPG,我相信我们国内的开发者肯定有这种非常有才华、非常有创意的人存在,他们可能只是需要更适合他们的工具,我希望我的MMORPG课程能帮助他们降低这个门槛,能帮助他们去创造一些什么东西,至于创造什么,我不知道,至于说未来会做出什么游戏,我也不知道。只能说有那么一点期待,期待未来能发生一点什么改变。

码客人生:传统的开发者想要开发一款游戏,只能通过公司吗?

传统的游戏开发者,很少有人能做到前端和后端一起开发、商业级开发。因为游戏服务器端在很早之前一般都是用C++这种语言来开发的,要想掌握这门语言需要耗费很大精力和时间,后面出了Go、PHP这些类似脚本语言的编程语言,它的开发便利性还是很困难,对于个人游戏开发者而言,就需要掌握多门语言,且还要保证游戏真正能做到商业级,保证它真正能为你所用,需要很大的学习成本。

但是,ET框架不同,ET框架只要学会一门编程语言,你就可以拥有前后端开发的能力,你就能做到商业级开发,这是肯定的。

码客人生:有没有这种可能,每个程序员都有自己习惯使用的编码方式,或许你觉得ET好用,他人就习惯用其他的?

没错,肯定会有。别人用什么我不在乎,但是你既然用了ET框架,为什么不使用原作者设计好的,明明可以做得非常优美、非常好看、非常可以维护的、鲁棒性非常强的代码,为什么要把它写得那么丑陋,任何一个程序员对于代码都是有一种美感的,都会分辨出来你的代码是丑陋的还是优雅的。

如果你执意要用丑陋的方式来编写ET框架,没有关系,但是我也可以让大家知道真相,知道这种优雅框架的正确打开方式,为什么大家不来学习呢。

后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在技术上做了限制,大家如果不按照我们这种编程方式来写,他的代码只会报错。

码客人生:听说你曾经的一个理想是自己做一款网络游戏。

其实我现在还是想,但没有行动的动力。

码客人生:但这貌似很难,里头涉及设计、开发、宣传等等,和大厂做网络游戏是一样的路径。

是相同路径。但从技术层面,已经没有任何能阻碍我的地方了,唯一能阻碍我的就是美术层面,但我只要做一款像素的MMORPG网络游戏就好了。

码客人生:像素的?

对,2D的,像素的。这些资源完全可以从Unity官方商城里得到,我自己也可以画,它的可行性非常高,绝对可以做出来。

至于说宣传,其实我并不在乎,我只想做出来跟我的朋友一起玩,或者说我只想做一点自由化程度比较高的,和现在的MMORPG网络游戏不一样的游戏。你可能是一个造物主,可以在这个游戏里制定自由的规则。

码客人生:你自己开发游戏有没有想过给自己留后门?

我想留的后门就是把这个人帐号完全封锁死,不要让他再出现。

码客人生:什么样的人会触发你这个机制?

和我起冲突的人,如果他把我惹恼了,或者我喷不过他的时候,我就可以启动这个机制。

码客人生:如果被玩家发现了你这个后门怎么办?

游戏是我的。

码客人生:没关系是吧?

游戏是我做出来的,你们想来玩就玩,但你要是把我惹恼了,对不起,自己退出来。

码客人生:你现在还玩游戏吗?

玩单机游戏,像《骑马与砍杀》《神界原罪》这些。偶尔玩一玩魔兽世界。我现在比较倾向于玩代入性比较强、有很多背景故事的游戏。

码客人生:你现在自己还写游戏吗?

说实话我现在看到代码是很厌烦的状态,录课时我会看一下代码,其他时间我看到代码就厌烦。

码客人生:厌烦的点在哪?按理说你也不在大厂了,不用频繁改,还是说你觉得写游戏没有用了?

它有点耽误我赚钱,还有点耽误我休息时间,因为录完课我还得忙电商的事。

但是录课还是要录的,我现在给自己的定位是,先是一个商人,再是一个稍微懂点技术的人。

码客人生:让你继续录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我想录吧,我毕竟也在这个行业做过那么久,总想留下点什么东西出来。

码客人生:你在上海两三年对上海有感情吗?

没有。

码客人生:你对上海的印象是什么,美食、住房、人情之类的。

印象就是上海不会跟你讲感情。我觉得挺好的,有些人会说上海人歧视外地人,说实话我在那边真的没有遇到过,我们的房东都是上海人,但是他跟我想象中一模一样,相对比较有契约精神,拿钱办事。

至于你说上海有什么美好的地方,我是觉得它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美好的地方。

我去内陆那些城市,当地人很友好、很热情、很好客,一种很美好的感觉。但是在上海,没有人关心你是干吗的,没有人关心你怎么样,但我觉得这就是上海,上海理所应当就是这样子,它本来就是一个金融城市,肯定一切都是向钱看。

码客人生:为什么遇到熊猫觉得很惊喜?

在厦门竟然还有这种卧龙。

码客人生:在大厂有遇到过这号人物吗?

有,但是可能接触不太深。说白了大厂里什么沽名钓誉的人都有,有时候你只要看一下这人可能技术职级很高,那人好像只是会吹牛,会跟领导拉关系才升职的。你很容易从一个人的谈吐气质当中分辨出,这个人是搞技术上去的,还是搞人际关系上去的,很容易分辨出来的。

码客人生:你比较喜欢的开发大神是谁?

毛星云,但他已经过世了。

来源:至顶网码客人生频道

0赞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2022

08/22

18:39

分享

点赞